持牌消费金融企业的年度战绩:冰火两重天!

作者:lanjianbolanjianbo发布时间:2020-04-10 10:26

消费金融行业已成为互联网金融中最“热”的细分领域,上市公司、商业银行、电商巨头,甚至是P2P头部平台都竞相入局,抢占市场。


就目前而言,消费金融市场竞争格局较为分散,尚未形成垄断局面。传统银行、持牌消费金融、互联网消费金融“三足鼎立”,各具特色,各怀所长。


近期,在海外上市互金企业陆续发放年度财报的日子,我国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也集体揭开了2019年的战绩。


据瞭望消金统计,截至4月7日,已有10家持牌消费金融机构披露了年度业绩。其中,招联消费金融“独占鳌头”,唯一净利润超过10亿元,同时也是业内第二位营收破百亿的玩家。


整体来看,除了哈银消金华融消金未揭露营收数据,晋商消金净利润不足1亿元,华融消金盈利转亏,其他持牌消金机构普遍向上生长,还惊现净利润增长超过18倍的“黑马”。


随着新浪、百度、平安、小米等互联网巨头不断涌入。有业内人士预测,增添互联网基因、背靠商业巨头的消费金融公司,或将成为2020年的新变量。


10家持牌消金机构年度战绩盘点


消费金融这块大蛋糕的香味,吸引着各行业领军玩家入场,开启了群雄争鹿的时代。


2019年下半年以来,在国务院鼓励消费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的利好政策下,多家持牌消费金融机构也整装待发,借助金融科技提升战斗力,达到了新的增长高峰。


回顾2018年整体业绩,持牌消金机构已出现明显分化,多数机构增长有所放缓,仅有5家净利润在5亿元以上,分别为捷信消金招联消金马上消金中银消金兴业消金


而瞭望消金统计发现,在近期10家已披露2019年战绩的持牌消金机构中,有6家营收超过10亿元,合计营业收入超300亿元;8家实现盈利,合计净利润达到38.07亿元。


持牌消费金融企业的年度战绩:冰火两重天


从各家的具体业绩来看,招联消金可谓是“独领风骚”。


不仅在2019年首次实现营收破百亿,具体为107.4亿元,同比增长超50%,成为继捷信消费金融之后第二家营收破百亿的持牌玩家。还是目前唯一净利润突破10亿元的持牌机构,具体为14.66亿元,同比增长17%。


瞭望消金注意到,除了招联消金,实现净利润的两位数增长的持牌机构还包括,中银消金(17.89%)中邮消金(71.92%)哈银消金(113.4%)长银五八消金(1809%)。


其中,长银五八消金夺得“2019年度黑马”称号。


根据长沙银行2019年财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长银五八消金实现营业收入7.12亿元,较2018年同比增长超5倍;取得净利润2.1亿元,同比增长超18倍。


据瞭望消金所知,2019年上半年,长银五八消金的的净利润还是负数(净亏损4300万元)。下半年竟画风突变,全年净利润增速着实让人刮目相看。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9年末,长银五八消金的总资产也突破百亿,达到103.81亿元。


此外,中银消金在2019年虽实现净利润双数增长,但整体的营收规模呈现下降趋势。


今年年初,瞭望消金就注意到,中银消金的“反常规”操作,或是承受了较大合规经营压力,营收增点备受挑战。(回顾:好心办坏事?中银消金大规模“撒钱”,反遭更大投诉潮


合规经营才成制造新增点


从10家持牌消金机构已披露的数据来看,晋商消金与华融消金的战绩较为惨淡。


据宇信科技的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晋商消金营收3.72亿元,同比增长10.06%;净利润5221.95万元,同比缩减了36.3%。这两项数据在已披露数据的消金机构中均属于“垫底”水平。


对比财报不难发现,晋商消金2019年整体业绩主要受下半年拖累。


据201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晋商消金营收、净利润分别为2.23亿元、0.33元。简单计算得出,下半年营收、净利润分别为1.49亿元、0.19亿元,环比呈“双降”势态。


而截至2019年末,晋商消金资产合计65.17亿元,同比减少约0.56亿元,负债合计58.36亿元,同比减少约1.08亿元。这两项数据在业内也都居于倒数位。


瞭望消金从多处获悉,近年来,晋商消金多次踩雷场景分期。


从长租公寓北京昊园恒业资金链断链,到上海歆禹房屋租赁有限公司、上海小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相继出现问题。这些通过“元宝e家”对接租金贷的场景,背后资金方正是晋商消金。


而晋商消金对开拓线下场景有执念。2019年上半年,还对接给米金服、乔融金服、即科金融等多家医美分期资产。但在2019年9月,乔融金服被爆跑路,App已无法打开。


另外,因“未经同意查询个人信息”问题,2019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根据《征信业管理条例》第四十条,责令晋商消费金融限期改正,并对其处以罚款50万元,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处以罚款5万元。


由此可见,晋商消金不仅在场景开拓上,对合作机构的筛选存在漏洞。在经营业务的过程中,也存在合规问题。


再来看看华融消金,从合肥百货2019年度财报来看,华融消金具体的营收与净利润并未被披露。


但根据其2019年因投资华融消费金融产生4553万元亏损,以及持有持有华融消金23%的股份,可以估算,华融消费金融2019年亏损达到1.98亿元。


而这家获得“2019年被罚最多”称号的持牌消金,去年共收到3张罚单。


2019年1月,华融消金因违反人民银行征信管理相关规定,被人民银行合肥中心支行给予5万元罚款,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分别被处以1万元罚款。


2019年11月,除了华融消金本身,时任华融消金总经理助理兼风险总监、风险管理部总经理章琼也领到处罚,总涉及金额达到65万元。


归根结底是因为华融消金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是消费贷款用途不合规,二是违反审慎经营原则、形成重大风险。


此前,苏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薛洪言对媒体表示过,鼓励持牌机构发展与要求持牌机构合规发展,二者不矛盾,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严监管都将是消费金融行业的主旋律。


就非持牌机构而言,严监管的核心要点是持牌经营;而对于持牌机构而言,严监管的核心要点则是合规经营。


在瞭望消金看来,无论是营收负增长的中银消金,还是“发育不良”的晋商消金与华融消金,均存在合规经营问题。2020年只有突破合规经营壁垒,才能营造新的增长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