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工场微金被警方正式立案侦查 承诺兜底的先锋集团负面缠身!

作者:lanjianbolanjianbo发布时间:2020-09-17 10:33

近日,北京警方发布通报,网贷平台“工场微金”已被立案侦查。据了解,这家平台与网信集团及先锋集团关系密切,此番立案也让苦苦维权的投资人看到了一线希望。实际上,在去年刚刚暴雷后,由于和先锋集团的这层关系,不少投资者认为最终逾期将被兜底,然而随着去年先锋集团董事长突然离世,加之大量债务缠身,良性退出最终无望。

暴雷一年有余,终于被立案

9月11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发布通报,对北京凤凰信用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凤凰信用)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查,在今年8月27日,对公司负责人崔某某等38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相关审查取证、核查涉案资产工作正在进行中。

1.jpg

去年6月末,工场微金最后一次披露数据。

数据显示,平台累计借贷金额223亿,借贷余额14.55亿,当前出借人数12363人,当前借款人数2847人;各项逾期相关数据均为0,累计代偿金额为8062.29万元。平台官网各项逾期金额显示为0,显然这个数据的真实性是存疑。

在今年4月最近一次更新的工场微金官方微信显示,公司将进行数据迁移,同时进行数据备份工作,迁移时间约为40天。

除上述内容外再无后续消息。事实上,去年7月工场微金就已经暴雷,时隔一年才终于立案,对投资人而言也算有了些希望。

在社交平台上,不少人表示,“网信集团旗下的网贷平台网信普惠与工场微金本是同源,为什么网信普惠到现在也不予立案呢?”同时,有投资人还创建了一个名为“网信理财诈骗750亿,涉及17万个家庭”的话题,不少投资人在这个话题下发帖维权。

去年,工场微金与网信普惠先后暴雷。

在工场微金8月的一则声明中表示,由于现在大部分员工离职、部分资产端、借款企业跟网信有重合,催收和处置资产时间较长等原因,为提高工作效率,切实保障出借人的利益,实控人已委托网信集团代为统一安排相关工作。

当时有出借人发现工场微金“产融通标的”中的企业借款,资产端来源于先锋集团。据此推测先锋集团有可能仍是工场微金实控方。

2.jpg

在那之后,工场微金和先锋集团曾在网信大厦共同组织了出借人代表见面会。

据官方公众号内容显示,先锋集团再次承诺对工场微金负责到底。“为保证工场资产有效的梳理盘点,工场经过与先锋集团多方沟通,出借人也自发组织与先锋进行了两次对话,平台于8月7日发布了由先锋统一安排兑付的公告,直接推动了助贷机构对于工场项目的梳理清查。”

u=3838824815,71350666&fm=15&gp=0.jpg

在当时看来,有先锋集团兜底结果很有可能良性清退,但事情的走向却并非如此。

高管出走,数百亿债务难解

先锋集团也是麻烦缠身。

去年10月,先锋集团、网信集团通过“网信官微”联合发布讣告,称现年48岁的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振新因多脏器衰竭、酒精依赖、急性胰腺炎经抢救无效,于伦敦时间2019年9月18日去世。

消息一出引发业内热议,当时不少人认为张振新“诈死”躲债,直到英国地方医院及政府出具死亡证明后,才打破这种猜想。外界之所以有这种猜测是因为先锋集团背负了高达700多亿元无法按时兑付的投资。

据此前披露的一份核心材料显示,截至去年6月末,先锋系借贷余额约700亿元,主要包括三块:一是网信平台,主要是金交所产品,借贷余额约450亿元;二是网信普惠等P2P平台,借贷余额近60亿元;三是先锋系私募基金,约200亿元。

根据先锋集团官网显示,集团旗下有网信集团、港股上市公司中新控股、产业基金管理公司开源投资;业务涉及金融科技、资产管理、财富管理等领域。

值得一提是,今年6月,先锋支付母公司中新控股披露了先锋支付不合规事项最新调查结果:网贷平台网信运营公司北京经讯时代科技有限公司承认从先锋支付的备付金账户中挪用合计约14.95亿元。

中新控股表示,监管机构要求填补被挪用资金,如未能在合理时间内填补被挪用资金,先锋支付将不被允许恢复其运营并且先锋支付的支付牌照将被吊销。资料显示,先锋支付于2013年成立至今,先后获得互联网支付(全国)、预付卡发行与受理(北京市、辽宁省)牌照及基金销售支付结算资质、跨境人民币支付结算资质。

此外,核心人员离岗也是先锋集团的一个大问题。今年3月,网信集团公众号再次发布《给全体昔日先锋同仁的一封信》,网信集团希望回岗的共有四类人群:一是先锋集团的执行董事、各机构一把手、平台的核心高管;二是先锋集团各机构原处于关键岗位,离职时并未做交接的同事;三是熟悉平台系统、数据管理、运营管理的同事;四是其他接到召回通知的同事。

在去年年底网信集团就曾有过一次类似的喊话。另外,近日中新控股发布公告称,因其他业务安排,黄家宝递交了辞任中新控股执行董事的辞呈,今年11月30日为其任期的最后一天。

同时,自12月1日起,黄家宝将不再担任中新控股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成员,以及中新控股应收贷款催收委员会及债务重组委员会的主席。

这对于先锋集团目前的境况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评论